荐书

在事实确定的情况下,司法案件是否应该存在唯一的正解?

 你好,我是 TEDCJK,知乎法律话题优秀回答者,上海某律所执业律师。2019年5月,我在知乎上收到一个问题的回答邀请,这道题很有趣,叫「在事实确定的情况下,司法案件是否应该存在唯一的正解?」

在这道题目底下,知友们从司法正义、同案同判、法律平等主义的角度入手,奉献了一个又ー个精彩的答 案。然而个人理解,这道题还有一些不同的角度所谓「法平如水」,法律的一大重要职责是「定纷止争」,确定物的归属。在一般公众的理解中,「定纷止争」的重点在于「定纷」一通过司法程序发现事实,给予不法行为以恰当的惩罚,从而回应社会对司法正乂的期待。这是人们对法律最原初的理解,也是强调刑罚的施加在于报应的「报应主义」的基石。

事实只有一个,因此,「在事实确定的情况下」,人们希望得到「唯一的正解」。然而,随着实践和研究的逐漸深入,很多时侯人们发现,为恶者得到惩处,有时未必能带来社会秩序的恢复,犯罪者于公民社会好比健康肌体中的病变区域简单的割除或是剜去依旧无法抹消血淋淋的创口,对于受害者的苦痛、社会风气的重创,并非对犯罪人定罪量刑就能弥补,审判远远算不上一个句点。

这时,另一种观点就会进入人们的视野一重点在于「止争」的恢复性司法以及着眼于未来社会修复而非过去事实发现的司法正义。在这一重意义上,裁判者作为调停者和劝慰者介入案件,同样的事实会依据裁判者「修复」技术的不同、受众恢复能力的不同对应不同的「修复方案」,这是对这道题目的另一种角度。司法程序与刑事和解制度是个案和解的路径,但当陷入困顿的是整个社会时,又该如何处理呢?在极端撕裂的社会中,如何开展社会层面的对话,为所有人带来关系的修复与和解呢?

这是今天我推荐给大家的领读书籍的主要内容《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这是南非三部曲之一,也是1984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南非真相与和解委员会主席、圣公会大主教德斯蒙德・图图给南非社会的答案。与南非三部曲的另两部不同,《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更类似于图图大主教对南非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工作的回忆录,而非贯穿一生的个人传记。全书共分有十一章,记录了南非人民对曾经满目疮痍、遍布仇恨与撕裂的旧南非的改造,以及南非真相与和解委员会这一人类历史上前无古人的伟大政治实践。

引用转型期间南非《临时宪法附言》附言中的一段话:「本宪法的通过,将奠定一个稳定的基础,使南非人民超越引起过严重违反人权行为、在暴力冲突中践踏人道主义原则并遗留下仇恨、恐惧、愧疚和复仇的分裂而紧张的过去。现在可以提出一切的基础是,我们需要理解,不是复仇,是补偿,不是报复,是班图精神,不是牺性。」《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书中各处洋溢着图图大主教所谓的「班图精神( ubuntu),书中将之称为「人之为人的精髓」。

《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所代表的既是一种理想情怀,也是对南非当年具体形势的一次理性计算,在书中,图图大主教列举了之所以选择宽恕与和解而非大规模审判与报复的理由,我的领读也将以此为线索,从「为何选择宽恕(第三道路)」「宽恕者与被宽恕者」「宽恕的未来」这三个方面展开介绍。为何选择宽恕(第三道路前文说到,南非真相与和解委员会是一个「人类历史上前无古人的伟大政治实践」,前无古人意味着无有先例,于是南非人民为何作此选择就成了一个颇值得关注的问题以宽恕与和解再造社会固然带有某种玫瑰色的理想主乂,但无论是图图大主教还是曼德拉,都毋庸置疑是成功的政治家,没有人能够否认他们的施政方针带有人道主义的悲悯与光辉,但若说他们的決策完全没有冰冷理性的政治考量,也同样不会有人相信。

事实上,在南非決定自己的道路之时,纽伦堡审判的前例曾经一次又ー次被提起。同样面对种族主义与战 争暴行,纽伦堡审判以持续近一年,开庭超过两百次的军事审判给战争发起者以重击,判处包括纳粹德国空军总参谋长戈林在内十二名战犯绞刑,然而同样的道路,经过再三的思索和比较,却被新南非的缔造者们门所放弃。较为现实的理由,部分在于经济,图图大主教在书中坦言「纽伦堡审判的方案之所以不为南非的谈判者青睐,还有其他令人信服的重要原因。那些原因会给本已负担不轻的司法系统添加更加难堪的重负。

我们有过这类案件的经验,比如1995年和1996年对前警察局死刑队头目尤金·德考克的公诉,然后是1996年对前国防部长马格纽斯・马兰将军及其他一些将军和军官的公诉。司法部和安全部门(警察)调集许多人力、历时18个月オ成功地将德考克送上法庭,由于 他曾担任公职,国家不得不负担其高达500万兰特(83万美元)的法律费用,此外还有诉讼及诉讼机构和证人保护计划的费用。在马兰及其同案犯的案件中,公诉失败,而费用则达到了天文数字,几近1200万兰特(200万美元),也由国家来负担。在一个资金紧张,教育、医疗、住房等诸多领域问题重重、亟待解决的国家,必须在国家能够负担什么的问题上作出艰难的抉择。次之,同样现实的,是过渡时期对南非日势力的一种妥协,在《断臂上的花朵一人生与法律的奇幻炼金术》中,前任南非宪法法院大法官奥比·萨克斯曾经提到,在制宪会议阶段,リ归附未久的南非国家安全警 察提出,其曾获前总统德克勒克的赦免,同时之前的不法行为亦大多源自前南非政府的授意,因此希望在宪法设置中确保其不会因为特殊时期的行为受到追究,否则将拒绝为制宪会议提供安保,受到追究的警察也可能在激动之下作出失当行为。

彼时,受制于制宪会议的安保需要和当时并不稳定的国内外形势,非洲人国民大会不得不对此进行慎重考虑。在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建立时,这种妥协与矛盾无处不在。最后,但同样重要的,是为了建成一个所有人的南非。中国人对南非可能关注不多,但作为非洲第二大经济体,南非的历史从来都不简单。在作为殖民地的接近个多世纪的时期里,南非实行着残酷的种族隔离政策,种族隔离的条款光明正大地出现在《人口登记法》《土著合并法》等基本法律中,不同人种在居住、就学、娱乐和工作上均被完全隔离,超过三百五十万人被迫背井离乡,起义、屠杀和恐怖主义遍布全国在压迫性政权下分裂的民族,不可能在压迫结東时就能突然达成团结一致,即使南非得到了解放,仇恨、不解和茫然依旧存在于每一个南非人心中。

与「二战」后的纽伦堡审判不同,纽伦堡审判中,无论结果是否公正,受审者是否心服,审判者们在审判后可以回到各自的国度,但在南非,无论采取什么样的方案,黑人与白人依旧必须共同生活,即使不考虑司法成本和政治风险,仅仅审判本身仍然远不足以使国民重新团结。南非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伊斯梅尔・马霍麦德曾经这样评价南非局势:要想成功地谈判过渡,过渡的条件就不仅应该得到被迫害一方的同意,也应该得到因为向「以自由与平等为基础的民主社会」的过渡而感受到威胁的那些人的认同。

如果宪法永远保留着不断反击和复仇的可能性,那么就可能永远得不到因落实宪法而受到威胁的人们的认同。在这种局势下,宽恕与和解成了团结所有南非国民的必然之选。经济、政治以及国民性的三重考量,这是「为何选择宽恕」的回应。宽恕者与被宽恕者在理想的世界中,犯罪者与受害者是泾渭分明的,无论是否支持采取宽恕这一「第三道路」,在很多并不了解南非的人眼中,谁是宽恕者,谁是被宽恕者似乎显而易见。然而对于一个现实案例,尤其是南非这样,在历史上不说绝无仅有,至少也是罕见特殊的社会中,并非如此。南非著名的反种族隔离人士,纳尔逊・曼德拉的前妻温妮·诺姆扎莫・马迪基泽拉就是一个例子。

这位后世看来颇受争议的女士也是革命团体的一员,或许是为了报复当权者对革命人士的迫害和酷刑,她和她的团队也以同样甚至更加不人道的方式处決「出卖者」。在对她的多项主要指控中,有一个轰动事件,涉及的是一位年仅十四岁的少年斯登皮埃・赛伊佩伊。他从家乡的警察局逃出,躲避在牧师家中。1991年,曼德拉夫人被指认从牧师家中绑架了斯登皮埃,尽管她自辦这是为了拯救这个孩子,但不久后人们在荒野里发现了他被肢解的尸体,她的保镖们也对折磨和杀害行径供认不讳。无论这位少年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被杀死,对于ー个年仅十四岁的孩子,折 磨和肢解仍然过于残忍。

事实上,为了解放南非这一崇高目标,诸如恐怖活动、刑讯之类的极端手段是否应当被允许,这一问题曾经在讨论暴力路线是否适宜的喀维( Kabwe)小镇会议中被提起,奥比・萨克斯大法官作为与会人曾经在其自传《断臂上的花朵一人生与法律的奇幻炼金术》中有过详细的记录,尽管在当时的会议上各方作出了決不放弃基本原则的決议,但黑暗与挣扎在备受煎熬的革命者队伍里司空见惯,选择更为激进道路的革命者也不在少数,温妮·诺姆扎莫·马迪基泽拉只是冰山一角,当然,可能比较特殊的是,这位女士曾被称为曼德拉夫人(她曾是曼德拉总统的前妻也被视为「南非的国母」。

1992年9月,「比绍大屠杀」爆发,平民被枪杀,枪击者是受到命令的军人;1985年,为了报复当时南非政府对内陆高山王国莱索托的袭击,南非一处购物中心遭遇爆炸袭击,五名无辜平民丧生,策划者是革命者、非国大活跃分子;1993年8月,泛非学生组织(PASO)联合支持非国大的南非学生大会( COSAS),在开普敦举行示威游行。他们以「一个定居者,一粒枪子儿」「杀了农场主,杀了布尔人」等为口号,四处破坏,西开普大学学者艾米·比埃勒在这场浩劫中丧生,在来到南非之前,她曾长期参加斯坦福大学的反种族隔离学生运动,献身正义的她,被她所支持的人用石头砸死。受害者与加害者在这个人压迫人的社会并不分明,无辜公民生活在当权者政策之下,遵从命令也有可能成为帮凶,这就是政治理论家汉娜·阿伦特所说的「平庸之恶」,革命者无底线的反抗也将更多人卷入其中,其中不乏心怀正义的平民,诚如书中约翰内斯堡地区领袖彼得·斯多利主教的总结:主要的毒瘤可能是、过去是、将来也是种族隔离压迫,但二级感染( Secondary infection)已经影响到许多种族隔离的反对者,侵蚀了他们分辨善恶的能力。生活的悲剧之ー,就是我们可能变成我们自己所憎恨的东西。我 总觉得这场悲剧就是一个例证。这是南非真相与和解委员会所面对的宽恕者和被宽恕者,某种程度上,或许也是南非人民最终选择互相宽恕的原因之ー。三、宽恕的未来1994年卢旺达发生种族屠杀,近50万人丧生。大屠杀发生后的一年,图图大主教作为全非教会大会主席前往卢旺达。卢旺达的历史就好像南非的复刻,被压迫者推翻了压迫者,随之而来的是无止境的清算和报复,最终扩大为无差别的屠杀。大屠杀事件后,有超过十万名屠杀嫌疑犯被关押在十九个监狱中受审,司法系统疲于应对。

南非本也可能成为卢旺达,卢旺达本也可能成为南非此次卢旺达之行,让图图大主教发出了「没有宽恕,真的没有未来」的谓叹。然而,宽恕是否真的成就了呢?宣布成立和解机构,主动向曼德拉交付权柄并与其共同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的南非前总统德克勒克被指控使用非法手段对付反对派,在其为首脑的政府中至少有一个内阁部长和两个警察局局长参与人权暴力事件,然而德克勒克拒绝为此致歉。在宣布1993年和平奖得主前タ,挪威诺贝尔委员会 曾经就同时颁奖给曼德拉与德克勒克向图图大主教征询意见,图图大主教欣然支持。然而现在甚至连图图大主教本人也在书中写道:如果我当时知道现在了解的一切,我一定会坚決反对(向德克勒克颁发诺贝尔和平奖)。没有宽恕也许真的就没有未来,但至少那个理想中的未来,除了宽恕以外,还需要人们继续的努力。在撰写这篇领读稿之前,我曾经为南非三部曲之中的另两本写过领读稿,尽管内容各不相同,但这三本书有一个共同点一书中饱含了作者悲悯博爱的人格魅力,以至于受众很难不为之倾倒一一这其实并不是一件太好的事。感动是一种非常私人的情感,它过于因人而异,也太容易因为先入为主的偏见被错解,无论是崇拜者还是反对者,更容易关注其伟大精神而非具体实践,因此产生的争执也常常脱离生活的士壤,変得无趣和乏味。

对于支持者而言,伟人传记是一盏明灯,但对于本就不支持其观点的人来说,个人视角的回忆除了表现其人格魅力外,对于观念的传播和说服意乂寥寥。网络上对大多数人物的探讨都有这一弊端,过于关注花朵的瑰丽会让人们忽视士壤和基石,缺乏实质、不允许异议的讨论也会影响观念的传播。所以在这一篇领读稿中,我努力将图图大主教的宽容与南非当时的时代特征做了对接,希望能够突出其实用意义;同时也列举了一些宽容并没有解决的问题,希望能够引起思考。我能够十分确定并为之践行的是,只有消除了国籍人种之别,隔离和歧视的苦痛才能真正远离我们;在我所工作的专业领域,极端暴行并不止是行为人的残暴而是社会整体的畸形大致也成了业内共识。这些不必然指向采取宽恕作为解决社会矛盾的主要方案,但无论是法律专业的研究发现还是南非的社会实践,都应该成为我们未来构建理想社会的重要参考。

2012年7月,《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中文译本正式出版,当时已经七旬高岭的图图大主教亲自为中文译本作了序。在序言中,图图大主教提到了「南京大屠杀」和国内那段动乱的历史,他在震惊并赞赏国人大度的同时,也对中国所采取的另一种进路表达了疑惑(图图大主教认为国人的道路更近似于遗忘与视而不见,而非和解),他在序言中坦诚:我对把过去扫入角落视而不见的做法是否合适表示怀疑。过去的从来就没有过去。它们有种怪异的力量,能够重现并长久萦绕在我们心头。我们在南非就有这种感受。作为被图图大主教评价的国人之一,这段文字确实让人五味杂陈。中国的道路、南非的道路,最终会成为全人类的道路,我们不必崇拜其中任何一个人,不必接受其中任何一个具体方案,我们终有一日会超越前辈,建立自己的理想国度。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如果说南非三部曲有什么积极意义的话,绝不在他们其中任何一人提出的任何一个执政方案,而在于让我们回顾了同一个星球上的另一批人曾经摒弃个人好恶、私人情感、利益得失,前赴后继、呕心沥血只为建成他们理想中的「大同社会」

惩治儿童性侵的「化学阉割」,值得我们引进吗?

上一篇

悍匪、内鬼与警察:中国刑侦剧三十年往事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电影

相关文章

  1. 暂时没有相关的文章!

标签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