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趣

输入的是垃圾,输出的只能是垃圾,无论多努力

输入的是垃圾,输出的只能是垃圾,无论多努力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糖总总(ID:clairetangmedia),原标题:《这是一个不搞明白就吃亏一辈子的问题》,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笑来老师经常拿计算机的操作系统类比我们的大脑。他曾说到一个很好玩的计算机术语:

  缩写是“GIGO”,全句是“Garbage In, Garbage Out.”

即,输入的是垃圾,输出的只能是垃圾,无论整个处理过程多么努力高效。

这个术语其实说明了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对于所有人来说,这也许是一生中最重要的问题:

  如何把关自己的输入质量?

正如很多人不会说话的根源在于他们根本就没学会听一样,很多人决策质量差的根本原因在于,他们从来都没真正学会审视自己每天的输入质量。

尽管很难接受,事实是:大多数人每天所处的信息环境极差——正如大多数人每天吃的都是垃圾食物,营养根本不及格。

正如我们身体需要营养,其实给大脑的营养也同样重要,需要有方法的摄入均衡、充分的知识营养,摒弃低质的信源。

一个人信息流的问题,最直接的就会反映到一个人的钱流上。

父母的信息流的问题,直接就是下一代的天花板。

对于信息的决策根本其实就是两个问题:

第一,输入的质量,即信息和知识的来源;

第二,输入的姿势,即我们大脑的处理能力。

我的XXX信息来源是这个领域质量最高的吗?我究竟如何才能对XXX有更好的判断?我每天的时间都花在哪儿了?

这些都需要反复询问。

所谓的“ 1% 高输入质量”,不过如此。

001 信息贫富和经济贫富是正相关的关系

过去三年,我一直希望用经典媒体和传播理论来跟大家讲解,输入质量影响决策质量的问题,但如今我找到一个特别好的例子:

钱。

用钱来举例子,大家才会觉得肉疼,才会去学一些看似枯燥但是深刻的本质。

在传播学上,“数字鸿沟”是一个专门的概念,说明资讯爆炸的时代,我们获取信息的方式变得便捷和廉价了许多,但内容消费的渠道和姿势所造成的马太效应依然无可避免。

有数据表明,信息贫富和经济贫富是正相关的关系,而且逐渐影响到很多人的生活质量。

这就是笑来老师说的“注意力才是一个人最宝贵的财富”的意思。

我多次提到《纽约时报》一个“新贫富数字鸿沟”的调查:来自低收入家庭的青少年平均每天在“屏幕”上大约花费8小时7分钟,而来自更高收入家庭的同龄人大约只花5小时42分钟。

信息爆炸的时代,大多数人的时间是不知不觉地花在了看完就记不得的娱乐游戏上,却忽视了互联网对我们注意力投资的关键之处:

  我们完全可以把注意力高效投资在 1% 的人投资的地方;

  学习 1% 的输入来源;

  模仿 1 % 的输入姿势。

你的注意力投资在哪里,你就会成为什么样的人。

它决定了你的每天时间和精力怎么安排,你的财富如何积累。

财富的复利曲线,前提是来自我们注意力积累的复利曲线。

复利的奇迹,相差一年 5%,几十年下来累积是雪球般惊人的。只不过是你站在上述的拐点上,一般很难看到后面的曲线,因为都在忙着应付眼前。

我上个月底去了一趟牛津大学,见了一位牛津研究传播学的教授,感触颇深。

他在最新的媒体研究里就提到,全球各个国家的媒体系统虽然有不同,但是阶层固化似乎从来不因技术进步得到缓解,反而越发极端化。

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强调说,一个人的媒体素养(media literacy)很重要。

因为能帮你看清很多东西。

因为能从本质上帮一个人判断,什么最重要,什么更重要。

回伦敦的路上我就想,今年一定得写点什么做点什么,至少得跟自己的读者说明白这个道理。

一度我想,干脆把自己平时对各类信息的注意力内参全部公开,应该可以解决一些问题,毕竟对团队内部和身边的人已经有一些帮助。

可是这并不解决根本问题。

这不就是传统教育的形式吗?老师说,学生听,听没听进去,不知道。

下课回家,所有注意力还是被漫天爆炸的游戏、社交、娱乐媒介占据。

就像没有人能一辈子盯着另一个人每天三顿都吃的好一样,单单是一方在积极输入输出,一方被动接受,并不符合健康的传播形态。

被动接受信息,更是传播学对最消极类型受众状态的定义。

有同学看了之前如何通过传播习得更多的话语权的文章,问我要怎么表达自己才能吸引注意力,包括在工作中,也包括线上。

但学会跑之前,先学会走。

需要先打关于输入的地基,这决定了输出的质量。

也有同学看了最近我写破产类型的几篇文章,在后台给我长长的留言,说自己还因为做生意欠着十几万外债,最近正努力还债,希望可以报名听课。

这些同学你能说他们不努力吗?

根本原因就是当初他们基于某一些信息做某一个决策的时候,完全有问题,但觉得自己是对的。

大家已经够努力、够辛苦了,但解决问题的纬度实在太单一。

那如何开始真正解决自己的目前遇到的问题呢?

第一步其实很简单:

   停止输入垃圾。

就像身体会逐渐恢复健康一样,你的大脑也会逐渐恢复清醒。

出现了问题,先别急着瞎忙活。

先洗洗脑。

002 丢关系、丢东西、保护自己的注意力

为了发现学生(也就是用户)的问题,我自己在一线带过很多班,当客服。

竟然发现,无论是学英语、学金融、学编程还是学区块链的学生,都会失声惊呼:

“老师,我没时间了!”

每次学生这么一问,我就会想起当年笑来老师写 《把时间当作朋友》,也是为了解决学生关于时间的问题,一下子好气又好笑。

只不过我现在遇到的学生,不仅仅是找工作考研的大学生;有来自各行各业的职场人士,有希望影响下一代爸爸妈妈,有正在重新思考方向的研究生,有毕业很多年了的中小企业管理者,确实都有说自己忙的理由。

我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

 不是你没时间,而是你的注意力大量被浪费了。

注意力需要先断舍离,你的大脑才有时间和空间去投资其他东西。

就像你家里已经都放满了,今年双十一还在买买买。就光拆快递和整理的时间,你都够用来看一本书的。

每一个爱美的女生都知道,换季时候整理衣服有多么痛苦。

个人物品和信息爆炸的情况会对一个人产生要命的心理影响,改变我们的潜意识,最终会让我们觉得生活已经失控。

这里我重点讲两个方面的注意力断舍离,如果你 2020 年前开始尝试,我相信会给自己腾出不少时间:

很多生命中遇到的人其实都不重要;

很多身边的东西和信息可以丢掉。

先说东西:

大多数人家里都是爆炸的状态,双十一的快递大军还在路上。

2020 年还剩不到60天,今天你就可以开始丢东西:

家里过去三年都没碰过的东西,可以直接扔了或者送人。

你会突然发现家里的空间直接能大至少 30%,回家以后人也舒服很多。

大多数人手机和电脑也是爆炸的状态,还在不断买书、买课,“特别忙”,打开王者荣耀的时候,倒是觉得自己有时间打个两把。

互联网上本身信息爆炸,但是我们每个人每天的噪音大于优质信息,往往是自己造成的。

过去三年你没碰过的资料,过去三个月没碰过的app,可以先删掉或者找个云盘都存起来,别再指望“我可能马上要看”。

今天开始,至少把自己所谓放松的时间固定在一定时间以内(可以用来做饭吃饭交流闲谈看剧等);把能关的 APP push 尽量都关上,把多数群聊都静音,避免注意力被不断打扰。

尽量提高自己娱乐的质量,尽量把娱乐和另外一件事情并行。比如看美剧的时候可以做饭,顺便吃完,可以在坐地铁的时候集中处理微信留言,平时尽量少被微信上的对话打扰。

世界立马清静了。

再来说可以丢掉的人:

很多。

生命中的很多人你其实早就可以不必再联系了,特别是曾给你带来不好体验的人。

鉴于每个人的情况都不太一样,我这里给一个通用一些的定义:

   沟通成本大的人。

和沟通成本大的人沟通就是浪费生命。为了保命,没法聊的人就不用聊,不论什么关系。

在你最低谷的时候选择欺负你或者离开你的人,更是可以丢了。

微妙的是,这类人往往是墙头草,往往还会回来找你。你可以笑笑删了。

你活一生,其实不欠任何人的。如果能想明白这一点,突然会发现多处大把时间。

很多微信用不着回复,很多聚会用不着去,很多人用不着留在联系人里。

不想回答的问题就不要回答,不想笑的时候就不用笑。

之前微博上就有同学问我,可如何这个人是我的朋友或者亲人怎么办?

你自己想。

其实就是一个投入产出比的问题。

你是投入更痛苦,还是失去更痛苦?

如果暂时想不通,可以先留着。时间会告诉你。

这个过程本身就是一个价值观思考过程:你终于开始考虑,什么对于你而言是最重要的?你究竟想过什么样的生活?

学校里如果有这样的课,我们可能都少走一些弯路。

阿尔法书院的学习顾问 Ion Buravcenco 是一个注意力极简主义者,上面的建议都来自他的帮助,其实源于去年我们的一次讨论。

他做职业交易员很多年,服务全球金融机构和交易所,主要都是跟钱和算法打交道。但他说,让他学会战胜市场的,主要都是行为金融学 —— 先重视并且理解人自身的非理性。

后来我就开始丢东西,丢关系,一年过去了感觉很健康。

我们其实一点都不稀缺,却总感觉自己缺东西,所以一直在囤积(hoarding)的病态之中,疲于应付眼下。

对于关系,我懂,其实是很难丢的。因为我们都有放不下的理由。

但对于不忍直面真正问题的老好人来说,真相是这样的:

 所有老好人都是在用讨好别人的小恩小惠在掩盖真正的问题。

Ion 之前还跟我讲过《Rick and Morty》里的经典台词:

“Being nice is something stupid people do to hedge their bets.  ”

差不多意思。

时间长了,老好人性格还会给对方带来“受害者心态“。

结果就是你付出一大堆,对方越来越变得只会索取,一有问题就质问“你怎么能这么对我”,结果双方都觉得很受伤。

那你会问了,什么是大恩大惠呢?

大恩大惠是打你一巴掌,帮你认清这个世界的残酷真相,拉着你的手一起去成为更好的人,不让你偷懒。

其实,离开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件物品,你都可以活下来,活得不错。

先花点时间,把你心中的障碍一点点清理掉。

把时间留给真正重要的人和事情,把注意力都转移到他们身上。

你会发现幸福感和掌控感都慢慢来了。

不破不立,先拆掉才能重建。

003 科学理解和观察自身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根源

我们再来看文章开篇我提到的,要反复问自己的问题:

  我的XXX信息来源是这个领域质量最高的吗?我究竟如何才能对XXX有更好的判断?我每天的时间都花在哪儿了?

再带着这三个问题,给大家举例我的注意力输入三个原则,先看到更大的世界,同时在其中看到自己:

第一,保持对世界的关注。

选择长期输出、可信、名誉有保障的媒体和研究机构作为自己的信源,并通过中英文对比阅读同一个事件,保持对与世界的政治和经济趋势的敏感,这样才能避免出现自己做盲目拼体力的事情。

我之前提过未来学家雷蒙德·库茨魏尔说的加速回报定律(Law of Accelerating Returns),来帮助大家理解人类的加速发展。

他认为整个 20 世纪 100 年的进步,按照 2000 年的速度只要 20 年就能达成 —— 2000 年的发展速度是 20 世纪平均发展速度的 5 倍。2014 年开始,只要花 7 年(2021年),就能达到又一个20世纪一百年的进步。 

如果库兹威尔等人的想法是正确的,那2030年的世界可能就能把我们吓一大跳,2050 年的世界会变得面目全非。

今天的世界,信息科技和生物科技正在急剧改变我们的生活。你不得不承认,许多事情已经复杂到完全超出你的理解能力。

我们中的大多数,都活在自己熟知的领域之内,以为我们熟悉的就是整个世界。可那只不过是世界的一小块碎片。

这个世界不单在不断挑战你对资讯的处理能力,不单挑战你对趋势的领域能力,更挑战你的心智模型 —— 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方式。

因此,我们更不能闭着眼奔跑。

第二,保持对自己感兴趣领域的关注。

真的是自己感兴趣的领域,无论是不是跟自己现在的职业有关,就直接去找这个领域的 1% 的人,关注他们的动向,作品和选择。全球的中英文的你都要找,千万百计去做注意力接近。

注意力接近,不是指一定要加个微信见个面,核心是积极输入他们的输入,积极思考他们的思考。李嘉诚和巴菲特都喜欢每天早上读报,你早起吃饭的时候也读一读不也挺好?

很多人经常抱怨社会不公阶层固化,但是在注意力投资这件事上,你只要想做都是很划算的,不需要任何人批准。

千万别觉得“离我太远了”,世界已经很平。

所以大家发现,我从小对媒体、传播和互联网研究感兴趣,今年终于去牛津找了顶尖的教授去聊?但我也花了至少十年的时间来学习、工作、创业、失败、重新爬起来,跨越了一些自己心里的鸿沟。

我还很想见 《哈利波特》的作者 JK 罗琳呢,但需要一个合适的机会,更需要我自己准备好了。

第三,保持对自身的关注,这点可能是最重要的。

我们直接输入李嘉诚和巴菲特每天在读的内容,也不会变成李嘉诚和巴菲特。

这就是为什么注意力投资很难,因为注意力本身是需要匹配的,而每个人的时代背景不可复制,自身情况千差万别。

传播学上强调内容和受众渠道匹配,才能让内容流动起来,否则内容不会产生任何价值。

任何一个标准、观点、信息、证据,放在一个人身上可能非常有用,对于另一个人来说可能就是输入了垃圾。

就像一个人明明可能是脑袋有问题,却一直在找一个运动康复专家在练肌肉。

要是单纯得到知识就能产生作用,人类历史上一波要又一波郁金香热、庞氏骗局就不会有人趋之若鹜,全球各个国家人民在这一点上相当趋同。

连牛顿老师自己在南海公司骗局中都损失了 90% 的储蓄。

牛顿不聪明不会使用信息吗?为什么也做出了垃圾决策?

 因为我们都是人,都会在人性面前栽跟头。

如果我们不能更深入了解自己,一切努力都建立幻觉的基础上。

更可怕的是,因为互联网已经把所有人都联上了网,因为我们的科技已经极其发达、懂人性并且还在保持智能学习,我们往往很难逃避科技和商业所营造的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

这个现实中我们每一个人都一直盯着屏幕,就像睡着了一样,娱乐致死。

这里需要提到一个信息茧房(Information Cocoons)的概念,由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奥巴马总统的法律顾问凯斯·桑斯坦提出,是指人们的信息领域会习惯性地被自己的兴趣所引导,从而将自己的生活桎梏于像蚕茧一般的“茧房”中的现象。

互联网越发达,传播体系反而越个人化,导致我们的信息封闭,我们输入什么,就让我们成为什么样的人。

如果要突破信息茧房,除了我说到以上三点基本原则,我建议要开始学习行为金融学。

一定一定要开始,越早开始越好,帮助大脑清醒。

帮助我们发现自己,因为科学理解和观察自身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根源。

别跟着畅销书,别跟着鸡汤,别凑热闹,还是跟着科学比较靠谱。

行为金融学近年屡屡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就是因为解释了金融市场人类行为的非理性,是金融学、心理学、行为学、社会学等相交叉的学科,特别适合我们理解自身根本问题。

认识到我们的非理性,才能更好地做出决策。非理性是人类的本能,是主宰人类行为和决策的隐性力量。

理解自身,才能做出有关健康、财富与幸福的最佳决策,才是你作出任何注意力投资的前提。

这样,你就可能跳出科技和媒体所营造的虚拟现实的桎梏。

跳出来的过程,是一个怎样的状态呢?

我用 Ion 经常说的一个《黑客帝国》的经典类比来跟大家解释:

   就像尼奥选择吞下了红色药丸,选择醒来,了解真相。

电影中的经典桥段是,墨菲斯给主人公尼奥两片药丸:蓝色代表「从梦中醒来,沉沦虚幻世界,认为看到的只是做了假梦」,红色代表「跟我前进,领你去看真相」。

这两个药丸背后的意义是,红色药丸代表真相,但是同时是令人无法接受的;蓝色药丸,吃了之后,可以忘记一切,回到虚幻中继续满足。

电影中,尼奥选择吞下红色药丸,开始了一段痛苦寻找真相的旅程,真实世界就像一个见不着底的兔子洞(down the rabbit hole),选择醒来的人一直往下掉,往下掉。

就像所有注意力上的断舍离,丢关系,丢东西,丢掉让人沉迷的娱乐和游戏,都是和过去一段时间自己说再见,

对于有机的生命体来说,就是切除已经破坏的部分,精神隔离的感触往往更深,最终都是大脑的体验。

整个过程,是非常痛苦的。

电影中有人醒过来过,宁愿再次睡去。

典型的悖论,几乎可以追问到人性的最深处,你是要选择清醒的残酷,还是要糊涂的安稳但其实赔掉了一生?

Ion 在 Medium 专栏里专门讨论过这个问题。从行为金融学的角度来看,最难的是持续、主动地为自己作出清醒选择:

We have the possibility to be better, but for that we have to take the hard decision of taking the red pill, making the process of active thinking a daily thing, find the contradictions that keep us from being better, and just being ready for changes that might be painful.

一旦开始持续、稳定地去给自己的大脑去做重建,就会发现保持清醒会变得越来越简单,就像坚持去一段时间健身房之后,不会再觉得锻炼是一件很累的事情。

Ion 也提到了马男波杰克里著名的一段对话:

这不很微妙吗?

 让残酷世界变得更简单的方式,竟然是每天都努力一点点。

就和成长的真相一样。

真相是,成长是痛苦的,最大的痛苦源自对自己当前处境的清楚认识,以及对目标遥远的真切感受。

只能靠积累积累再积累,耐心耐心再耐心。

而我们也往往低估了自己适应这个世界的能力。

我们梦里感觉到山顶就在真实世界的另一边,只走下去,一定会有一天能实现登攀。

可就是得靠我们自己一步步走过去,去成长。

可就是得首先得主动先醒过来。

药丸就在我们面前,到底决定吃下哪颗,你自己决定。

知识付费是割韭菜薅羊毛贩卖焦虑么?

上一篇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电影

标签

输入的是垃圾,输出的只能是垃圾,无论多努力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